“母親和我,一個36歲,一個10歲,她尋夫,我尋父,人海茫茫,屍首遍地……”近日,星雲大師在臺北接受記者專訪,作為幸存者的他首次公開講述了記憶中的南京大屠殺。
  殺
  10歲逃亡死人堆里尋父
  “路上到處是死屍,我要跨過死屍才能往前走,正想著不知能不能過去,忽然聽到很恐怖的腳步聲從那邊過來了,你一定要躲藏,不然就沒命了。怎麼躲藏?最好就是跟死人睡在一起……”今年88歲的星雲大師,形容78年前那場屠殺是“人間地獄”。
  盧溝橋事變發生時,年少的星雲大師已經懂得“另一個國家要來打我們”,孩子們組織兒童隊,唱愛國歌,也想著要抗敵,卻不得不成為日軍屠刀下待宰的羔羊。
  星雲大師回憶道:“日本人從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開始,打到南京,是12月中旬。我記得那場南京大屠殺的時候,大雪飄飄,我扛了兩個小被單,我才10歲啊,也跟著流亡的人潮逃亡流浪。那時候也不知道逃亡到哪裡,流浪到何方,只希望找到一個安全的地帶,可是無論走到哪裡,都不是安全的地方。”
  由於父親在南京大屠殺中可能沒了,星雲大師和母親到處尋找。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的慘狀,在米壽之年的大師腦中依然可怕的清晰。他說:“我看到河裡面的人頭朝下、腳朝上,到處都是屍體,血水滲透到河底下的樹葉、泥漿,看得清清楚楚。我還看到路邊的屍體被狗給吃掉了胸膛,只剩下四肢。家裡養的狗,眼睛都是通紅的,我們也很害怕,不知道狗會不會來咬人,還好我們是它的主人。那時候,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
  生
  遁入空門與母分別40載
  從1937年冬到1939年正月出家,整整一年兩個月,星雲大師和母親一直在尋找父親,但沒有結果。母親很失望,星雲大師也在南京棲霞山棲霞寺出家做了和尚。
  “死的死了,活著的人總要求生。大家帶著傷痛的心情,要把日子過下去。”星雲大師說,自己並非單單因為南京大屠殺就遁入空門,而是從小就有出家的念頭,但南京大屠殺確實讓自己抱定了出家的決心。
  兩岸開放探親後,星雲大師和分別了40多年的母親見面,此時,母親已經快80歲,一直到95歲去世,其間母子倆偶爾談到南京大屠殺,總是不勝傷感唏噓。
  “人家說回憶是美麗的,但我們的回憶是凄慘悲涼的。”星雲大師說,不過在那個苦難的時代,多少人家破人亡,也不是我們一家才這樣。大家都要接受這個事實,只有勇敢地生活,逝者已去,生者要更加努力,要更加積極。
  “南京大屠殺對我的影響,就是讓我有家難歸、有國難投,讓我流浪到世界各地,最後定居臺灣。”星雲大師說,兩岸一家親,希望大家攜手讓中華民族越來越強大,不要再遭受被別國欺凌的痛苦。
  銘
  回溯歷史促成畫作傳世
  20多年前,星雲大師和畫家李自健在美國洛杉磯見面,一番關於南京大屠殺記憶的對話,促成了驚世巨幅歷史油畫《南京大屠殺》的誕生。
  李自健根據星雲大師講述,連畫八十多個日夜,終於完成《南京大屠殺》。整幅油畫分成左中右三部分,畫面主體是堆積成山的屍體。左側是兩個趾高氣揚的日本軍人在砍頭大賽之後獰笑,其中一個還正擦拭沾滿鮮血的戰刀,整座屍山背後是硝煙滾滾的中華大地和奔流滾滾的長江。星雲法師看到這幅畫作時,久久不發一語,眼角的淚水奪眶而出……
  “南京大屠殺奪去幾十萬無辜百姓的生命。父親就在裡面犧牲了,可以說是血海深仇。但以殺止殺是不可能的,只有用感動、用慈悲、用原諒,讓他認錯懺悔,這樣才能真正有和平的希望。”但星雲大師看到,還有很多日本人執迷不悟,在靖國神社供奉日本戰犯。他鼓勵李自健把《南京大屠殺》帶到世界各地,開始了它在全世界六大洲30個國家和地區廣泛展出的旅程。
  對於12月13日南京大屠殺國家公祭日,星雲大師說,前事不忘,後事之師。我們的勝利來之不易,大家繼續發憤圖強,讓中國更強大;我們要讓全世界都知道我們對日本的態度,知道歷史是永遠存在的。
  據新華社電  (原標題:躲藏最好跟死人睡一起)
創作者介紹

gary

xyqoup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