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舌如簧的騙子,身輕如燕的大盜,殘忍狡詐的凶手,他們也許可以得逞於一時,但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等待他們的最終是法律的嚴懲。每逢周一,晶報重案組傾情出擊,還原一個個可讀可嘆的重案要案,鞭撻扭曲的人性之惡,重現辦案民警的機智勇敢,和正義戰勝邪惡的必然……
   一個是擁有本來幸福家庭的溫柔女子,一個是在深圳商海打拼多年的成功女強人,卻因為一個無恥說謊的男人發生了錯誤交集。在游戲感情的空間里,男人體驗著出軌帶來的快感和刺激,卻模糊了孩子祈盼爸爸回家的童真眼神。紙包不住火,接下來的故事,自然而然就沿著男人拋妻棄子、又不斷向毫不知情的女友借錢揮霍的方向走下去,事情也開始出現了難以預料的危機。
   因為愛情,因為顏面,嫉恨的怒火讓女強人失去了最後的理智,她開始了瘋狂的報複。一道開價酬勞53萬元的“江湖追殺令”很快引來了殘忍的刀手。
   晶報記者 鄭毅 唐潔/文 劉鋼/圖
   小區外刀手伏擊
   30多歲的中年男子郭強滿臉得意地坐進嶄新寶來車裡,突然,兩個魁梧的男子一左一右拉開前車門,二話不說就揮刀猛砍。警方初步斷定這是一宗蓄意報複傷人案,但受害者卻不配合取證
   南山西麗龍珠大道旁的香瑞園小區,是當地一處高檔小區,裡面綠化美觀,泳池和會所等一應俱全,居民平時休閑娛樂少不了去那裡活動。2013年7月26日下午,午飯時間剛過,一名30多歲的中年男子滿臉得意地走出了小區,慢悠悠朝路對面停放的嶄新寶來車走去。他叫郭強(化名),此前曾是這裡的業主,在小區茶館里是無人不知的麻友,喜歡泡在麻將桌前。最近郭強有段時間沒有出現,可回來後就馬上買了新車,連抽的煙的檔次都提到了幾十元一包的黃鶴樓,簡直順得不得了,整個人都毫不遮掩地洋洋得意。
   打開車門,郭強一屁股坐到駕駛位上,打了個飽嗝,仰臉在觀後鏡里攏了攏不長的頭髮,尋思著下午去哪兒消磨時間才好。突然,綠化帶里猛地竄出兩個魁梧的男子,手提西瓜刀,一左一右拉開前車門,二話不說就揮刀猛砍毫無準備的郭強。因為車內空間狹窄,兩名壯漢最用力的幾刀砍到了方向盤和儀錶盤上,郭強拼命高聲呼救和按汽車喇叭,在身中二十幾刀血肉模糊地暈倒前,郭強仍清晰地記得那兩個壯漢逃跑前從上衣口袋里拿出手機看了看屏幕,又望瞭望自己,然後才從容地閃進了旁邊的綠化帶,消失得無影無蹤。
   幾個小時後,郭強滿身繃帶在南山醫院的病床上蘇醒過來。床邊的椅子上,南山公安分局桃源派出所的幾名民警向他亮出了警官證。可是在接下的詢問筆錄中,郭強作為受害者卻並不配合警方的取證,幾次欲言又止。
   隆德才是桃源派出所重案隊長,從警十幾年來在不少重案要案中屢立戰功,是一名經驗豐富的老偵查員。當天接到警情後,他帶領隊員第一時間趕到現場,排查甄別後初步斷定這是一宗蓄意報複傷人案,而且主謀沒有參與行凶。“兩名嫌疑人應該不是深圳本地人,但他們經驗很豐富,出刀又準又狠,只砍手和腳,不要錢財和性命,並且在案發地點伏擊了很長時間才動的手,事後不忘核對照片,這些都證明是職業刀手做的。”隆德才在連夜召開的案情研判會上所講的觀點,在案件偵破過程中得到了驗證。
   暴雨中再發血案
   正當南山警方全力尋找線索時,郭強的前妻葛亞平在公交站台候車時被三名陌生男子持刀毀容。一直在醫院沉默的郭強得知後告訴民警,這兩起案件的主謀很可能是自己的第二任妻子楊靜
   8月23日,正當南山警方全力尋找郭強被傷害案的線索時,南山高新科技園華翰科技公交站上又發生了驚人的一幕:一名女子早晨在公交站台候車時,在暴雨中被三名陌生男子當街拽倒持刀將臉部和脖子多處劃傷,頃刻間毀容。而讓辦案民警更加感到緊張的是,受害女子竟是郭強的前妻葛亞平(化名)。
   31歲的葛亞平在福田一家公司做主管,2012年和郭強離婚後,隻身帶著小女兒生活。因為工作關係,葛亞平出差的機會很多,社會關係相對簡單,作為江南女子的她性情溫文爾雅,沒有不良嗜好,更不會與人結怨。郭強被砍傷後,遠在四川出差的葛亞平還連夜坐飛機趕回深圳探望。案發當天,她和平時一樣送女兒去了幼兒園後,又冒著大暴雨走到附近的公交站台準備乘車上班,結果很快就被等候在此的刀手認出。
   毫無疑問,凶手正在陸續實施對郭強及其家人凶殘的報複計劃,到底是什麼樣的仇恨讓其如此瘋狂?對方肆無忌憚的挑釁徹底激怒了辦案民警,南山刑警大隊立即介入併成立專案組。主管案件的副局長張欣之連續三次召開案情研判會,視頻研判民警晏張華對案發地周邊監控圖像進行海量查閱,偵查員全面走訪詢問與郭強及前妻的所有關係人,一張懲惡法網以極快的速度鋪開。
   “郭強和前妻葛亞平育有一個4歲女孩,現在孩子在幼兒園上課。”葛亞平被毀容的一個小時後,隆德才的手機里接到了偵查員傳來的短信,他不看則已,看後一下驚出了冷汗。如果凶手要報複郭強一家,那麼孩子會不會是下一個目標?幾分鐘後,郭強女兒的信息資料通過對講機傳到了幼兒園附近的巡邏民警耳中,兩部警車悄悄靠近,停駐到附近。
   孩子安全了,接下來就是全力尋找主謀和刀手。這時候,一直在醫院沉默的郭強得知葛亞平被傷後突然開了口,他告訴民警,這兩起案件的主謀,很可能就是自己的第二任妻子楊靜(化名)。
   女強人為情錯愛
   年過不惑的楊靜一直沒有找到稱心的歸宿。一次她偶遇郭強,相聊甚歡之際,別有用心的郭強下決心把這“金礦”挖到手。確定關係沒多久,郭強就先後借錢多達四五十萬,最後突然不辭而別
   楊靜,在深圳某知名地產公司擔任財務總監,這個從上世紀90年代就來到深圳闖盪的湘西女性,憑藉自己潑辣堅韌的性格和大膽睿智的商業頭腦,很快就在房地產界打響了名號,幾次成功的投資更讓她擁有了數千萬的身家,先後在華僑城等處買下多間豪宅。儘管已是事業上的女強人,但年過不惑的楊靜在感情上卻一直沒有找到稱心的歸宿,雖然精心保養之下貌美不改,雖然裙下跪拜者比比皆是,可高高在上的氣質和收入,還是讓眾多優秀的男性望而卻步。不知不覺中,身家不菲的女強人也無奈成為大齡剩女中的一員。
   楊靜平時愛好廣泛,打桌球就是其中之一。正因為這個緣故,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她遇見了給自己生命帶來無盡痛楚的郭強。2011年下半年,楊靜在南山區一家桌球城裡見到了同樣有此愛好的郭強。相聊甚歡之際,別有用心的郭強發現眼前這個打扮時髦、全身名牌、開著路虎豪車的女子竟然還沒有男朋友,於是他開始暗暗勾勒出一個無恥的計劃,下決心一步步把這“金礦”挖到手。為了能和心中的“女神”頻繁“偶然”地邂逅,郭強拼命找機會接近楊靜身邊的朋友,不漏掉任何一個楊靜可能出現的公共場所。在桌球城苦等也好,在茶館獨坐一下午也罷,只要能看到楊靜,郭強都會衝過去打招呼,製造驚喜,送上玫瑰。
   漸漸地,楊靜高傲的內心裡開始給郭強留出了一塊空間,兩個人眉目傳情,手機短信訴愛,燭光晚餐時許下了海誓山盟。但沉浸在如蜜愛情幸福中的楊靜並不知道,為了拉近兩人的關係,1982年出生的郭強報大了自己的年紀,更隱瞞了已婚並有一個女兒的事實。在郭楊二人如膠似漆恩愛的同時,在家辛勞照顧女兒的葛亞平還蒙在鼓裡,以為游手好閑的丈夫終於走上正路,因為工作繁忙才很少回家團聚。
   狐狸的尾巴無論如何都會露出。2012年年初,在和楊靜確定兩人關係沒多久,郭強就找各種理由向楊靜先後借錢多達四五十萬元。為了不讓男朋友感到自卑,郭強每次開口,楊靜都會毫不猶豫滿足他的要求。直到最後一次,郭強拿到錢突然不辭而別。
   借錢失蹤騙局戳穿
   楊靜找到了郭強和葛亞平在西麗租住的地方。事情敗露,郭強再次做出了無恥的決定,他選擇拋妻棄子轉投楊靜的溫柔鄉。2013年春節期間,郭強陪葛亞平母女回江蘇過年,楊靜勃然大怒
   為了找到郭強,也為了弄清這個曾日夜陪在自己身邊的神秘男人的底細,楊靜和家人到處打聽,併在之前郭強經常出現的茶館和桌球城蹲守,甚至找到了郭強和葛亞平在西麗租住的地方。看著每天從郭強家裡走出的這對母女,楊靜始終不肯承認自己被郭強欺騙得體無完膚,她寧可相信那是和郭強合租的鄰居,或者是帶著孩子來幹活的保潔員。
   半個月後的一天晚上,郭強終於出現了。藉著燈光,連日苦守的楊靜又緊張又怨恨,緊張的是馬上就要揭開謎底,愛與不愛都要有個了斷;怨恨的是自己正準備托付終身,可這個男人卻玩起了花樣。“那女的是誰?你到底還有什麼沒有告訴我?你騙了我這麼久難道就是為了錢嗎?你說啊?”看著突然闖進家中的陌生女人凶狠地揪住丈夫,歇斯底裡不停地質問,葛亞平驚慌失措地摟住女兒躲進了牆角里。
   事情敗露,郭強反倒耍起了無賴,他承認的確欺騙了楊靜,現在自己又身無分文,不知道拿什麼來補償,需要怎麼樣就由楊靜看著辦。看著郭強簡樸的家裡,卻有一家三口溫馨生活的痕跡,楊靜的嫉妒之火讓內心失去平衡,她發狠一定要毀掉這個房子里的一切。她氣急敗壞地向郭強怒吼:要麼馬上還錢,要麼和她結婚。幾經拉鋸般的談判後,郭強居然再次做出了無恥的決定,他選擇拋妻棄子與葛亞平離婚,轉投楊靜的溫柔鄉。以為男友是因為愛情才留在了自己的身邊,楊靜還開心地跑到香瑞園小區一擲千金買下一套新房,當作與郭強婚後的安樂窩。
   新婚燕爾,楊靜發現郭強並沒有像別人那樣興高采烈,反倒整天悶悶不樂泡在茶館里搓麻將。幾個月時間轉眼而過,夫妻倆的感情沒有任何增進。為了恩愛如初,楊靜在忙生意的同時也不忘經常關心一下自己的小丈夫。但2013年春節期間,郭強失蹤了十幾天,留楊靜一個人在家中黯然度過了除夕夜。回來後,郭強解釋說是因為與葛亞平離婚的事情對方娘家還不知道,為了不讓老人和4歲的小女兒傷心,他才陪著葛亞平母女回江蘇過年。話沒說完,楊靜就已經勃然大怒,再聯想到平日里總有人說看到郭強陪著葛亞平母女逛街的傳言,怒火中燒的楊靜發誓不會再讓這個男人好過。
   這段僅僅維持不到半年的畸形婚姻也隨之戛然而止。
   因愛生恨雇凶傷人
   楊靜通過網絡找到了“討債公司”,拿出懸賞53萬元要求懲罰郭強和葛亞平,還專門授意一定要把葛亞平毀容。在被戴上手銬的時候,楊靜仍偏執地認為郭強欺人太甚,就應該遭到這樣的報應
   今年5月份,離婚不久的楊靜得知郭強回到湖北武漢老家給母親過生日,於是就帶著幾個人直奔武漢,在郭強母親的壽宴上大鬧一番,並讓郭強東拼西湊還回十幾萬元的欠款。出了口惡氣的楊靜看著眼前這個曾經愛過的男子又可憐又可恨,當場決絕地撕掉了其餘欠款的借條,表示從此和郭強一刀兩斷,再無瓜葛,條件就是郭強不要再出現在深圳,不要出現在他原來的生活圈裡。
   可是不到一個月,郭強不僅回到了深圳,還跑到香瑞園小區里打麻將,頻頻和熟悉的朋友聚會,炫耀自己單身多金。更主要的是,郭強一回到深圳就買了一輛新寶來轎車代步,這些讓楊靜感覺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惱羞成怒的她決心狠狠“修理”一下郭強。
   6月下旬,楊靜賣掉香瑞園的房子,通過網絡找來了某“討債公司”負責人阿德,拿出部分房款懸賞53萬元,開出“江湖追殺令”,要求好好懲罰一下郭強和葛亞平。阿德拿到定金立即安排下線阿濤辦事,阿濤跟蹤摸清郭強和葛亞平的生活規律後,從山東、北京等地找來職業刀手赴深行凶。因為痛恨情敵,甚至懷疑葛亞平和郭強是串通一氣來詐騙自己的,楊靜專門授意阿德一定要找人把葛亞平毀容。
   案發後,阿德和阿濤分別逃往外地躲避。阿德用楊靜支付的酬勞回湖南老家置地蓋房,準備和已有身孕的女朋友完婚。沒過多久,南山警方通過不懈努力終於摸到了兩人的行蹤,兩組抓捕隊員先後收網,成功拘捕血案在身的阿德和阿濤。
   而整個案件中既是幕後主謀又是悲情人物的女強人楊靜,在被戴上手銬的時候,仍偏執地認為郭強欺人太甚,就應該遭到這樣的報應,自己沒有要他的命,已經是手下留情。  (原標題:游手好閑男腳踏兩條船 富婆雇凶“修理”薄情郎)
創作者介紹

gary

xyqoup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